一名女弓箭手拉滿弓瞄準遠處的靶子,準備射箭

  “弓箭手”在靶場訓練
  古代社會,弓箭是獵人捕獲獵物的最佳工具,古人們借助它得到了肥美的野味。冷兵器時期,弓箭是兵器譜上的絕對王者,蒙古鐵騎曾借助它征服亞歐。
  隨著時代的發展,弓箭除了在體育賽場上露露面外,民間已幾乎很難看到。
  但現在,在我們生活的城市,弓箭又成了一群年輕人鍛煉身體、修身養性的物品。
  “射箭讓我離家鄉更近”
  站位、推弓、搭箭、引弓、撒放,五個動作一氣呵成,一支箭飛速射向50米外的靶子。5月27日,西安城北的一片空地上,幾名射箭愛好者正頂著烈日一遍一遍地練習射箭。
  “前推泰山,發如虎尾……”射箭愛好者之一張俊如數家珍地講述著射箭要領。弓箭,著名的冷兵器,到底有什麼魅力讓張俊和朋友們如此痴迷?還是讓我們一起走近這個“部落”,來看看都市“弓箭手”的神秘生活吧。
  張俊來自內蒙古赤峰市,1.87米的個頭,因長期在戶外射箭,皮膚被太陽曬得黝黑。2011年,遠在上海的張俊聽到那達慕大會時,血液中的蒙古族基因瞬間被點燃,“我在上海還真找到了一家箭館,那是我第一次接觸弓箭,射箭讓我離家鄉更近。”張俊說。
  來到西安後,張俊發現自己對弓箭越來越入迷,沒事就在家琢磨弓箭的材質、種類,自己還在家製作箭桿。為打造一把好弓,他在兵器論壇上找了做弓箭的工匠,更讓他高興的是,幾個哥們兒也表示出對弓箭的興趣,每到周末,他們就會找一個空曠無人的場地進行訓練,每個人的弓都是找工匠量身打造的“私人訂製”。
  “我有三張弓,最近又定了一個牛筋牛角弓。”說起自己的弓箭,張俊滔滔不絕。多年的研究讓張俊已成為了一個“弓箭專家”,“弓分為傳統弓和現代反曲弓。價格也不一樣,像傳統的楓木層壓弓的價格在1000元左右,傳統牛角弓價格在6000—10000元不等。”
  “心無雜念才能射得準”
  漸漸地,張俊的弓箭隊伍由最初的四五個人發展到了現在的四五十人,還有幾十名準備加入隊伍的“觀望者”。而周末就是這些“弓箭手”切磋武藝的日子。
  “引弓、撒放看起來簡單,但要想射得準,沒幾年工夫是練不出來的。”張俊介紹說,引弓的方式就有兩種:三指射法和蒙古式射法。最讓他痴迷的是蒙古式射法,“耳聽弦、口銜翎”,拇指食指將弓箭拉至耳邊,箭上的羽毛好像含在口中一樣,“這種射法拉距大、威力猛,更重要的是這是蒙古族的射箭方法,動作還很帥。”張俊笑稱。
  射箭是君子六藝其中之一,射箭這項活動也讓張俊的心境起了變化。“射箭是一個不停重覆的動作,重覆是通往成功的要訣。原來的我性格比較急躁,三年的射箭生活讓我靜了下來,只有屏氣凝神,心無雜念,直視標靶才能射得準。”張俊說。
  弓箭還讓張俊喜歡上了一些中國傳統文化,如書法,但他的業餘時間基本上都被弓箭所占領。馬上要當父親的他說,將來準備把寶寶也培養成一名“弓箭手”。
  “射箭也能陶冶情操”
  而在張俊的射箭“部落”,弓箭手們來自各個行業,有公務員、學生、律師、作家等。別以為射箭只是男人的運動,在他們的隊伍中,還有幾個“萌妹子”,“女孩子射箭特別帥氣,有一種特別的味道。”張俊說。
  Jonas是一名德國學生,他是張俊的好哥們兒,也是射箭“部落”的成員。昨日,他說,他小時候讀了一本介紹中國曆史的書,從此就成了中國迷。“傳統射箭能代表中國的傳統文化。這也是我對它痴迷的原因。”
  1989年出生的葛慶龍是做IT(英文 InformationTechnology的縮寫,即信息科技和產業)的,他說喜歡射箭是因為受到了“郭靖射大雕”的影響。葛慶龍說:“這是80後的記憶,而且我特別喜歡體育運動。”
  “我們是都市‘弓箭手’,射箭不僅僅是一項運動,它也能陶冶情操。”張俊說,現在在西安,射箭的人並不多,也很難找到一個專業的場地,他和伙伴們為了能找到一個合適的場地,已經跑了很多地方。
  “如果有人能提供一個室內的射箭場,那就再好不過了。”張俊說。
  本報記者鄭唯舒
  (原標題:嗨,我們是都市“弓箭手”(圖))
創作者介紹

Mraz

qy69qynwmt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