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社南京6月19日電(新華社記者 劉巍巍、夏鵬) 江蘇睢寧縣居民張燁華(化名)這兩天有點鬱悶,他剛查到自己今年有2次闖紅燈記錄,“罰錢是小事,關鍵是要被扣信用分了。”
      張燁華所說的“信用分”是指睢寧縣自2010年開始全面推行的大眾信用信息分值。大到違法亂紀,小到拖欠信用卡水電費,都會在這個信用體系中顯示出來。114萬市民每年根據分數被劃為A、B、C、D四級信用等級,最高的A級可以享受一些優待,D級則會處處受限。就是這套體系,從一誕生就飽受爭議。
      大眾信用級別劃分“三六九等”惹爭議
      個人受到國家級表彰加100分、見義勇為加10分、不贍養老人減50分、受到黨內嚴重警告處分減30分……
      記者瞭解到,睢寧縣在國內首創的大眾信用管理打分評級系統涵蓋了個人生活的各方面。個人信用信息基本分值為1000分,包括商業服務信用信息150分、社會服務信用信息120分、社會管理信用信息530分、社會信用特別信息200分,此外還有一些加減分事項。
      按分值不同,居民信用等級會被分為A、B、C、D四個級別:A級為誠信、B級為較誠信、C級為誠信警示、D級為不誠信。不同信用等級在社會生活中將受到不同的待遇和限制。
      比如,A級者在入學、就業、低保、社會救助等方面優先照顧;符合入黨、提乾、參軍條件的,優先考慮;個人創業、經辦企業的,在政策和資金上優先給予扶持;而D級則否決政審類考察,在資格審核、執照審核、政策性扶持、救助項目中原則上不予考慮等等。
      給公民評級成為這個信用體系中最受爭議的部分。
      網友“嚮日葵”說:“難道這就是失傳已久的‘良民證’”
      一些媒體和專家則進一步指出,無論政府初衷是什麼,都沒有資格給民眾劃分等級,將一些公共服務作為徵信系統的獎懲手段更為不妥,部分公民的合法權利在這個做法中受到了損害。
      儘管睢寧方面表示,此舉是希望形成“一處守信,處處受益;一處失信,處處制約”的社會共識。但其中一些條款很多人不認同。
      張燁華舉例說:“比如招商引資弄得好也能加分,這跟信用有什麼關係”
      復旦大學社會科學基礎部副教授邵曉瑩表示,條款中“圍堵衝擊黨政機關、企業、工地、纏訪、鬧訪”扣50分,“利用網絡、短信誣告他人”扣100分等方面,確實給人一種暗示:上訪、告狀、網上舉報在睢寧都有很大“風險”,“信用體系在這裡成了一種工具,這無疑是不合適的”。
      在爭議中探索誠信社會建設
      雖然質疑者眾,但睢寧縣四年多來卻一直堅持這一做法,並不斷豐富和完善。6月20日,企業信用基礎數據庫將正式進入應用階段。
      睢寧縣徵信辦副主任程衛東介紹說,睢寧大眾信用體系主要包括個人信用、企業信用和政府信用三方面。企業信用數據庫正式應用,實現了企業信用和個人信用信息的關聯。同時,為規範政府行政行為,提高政府行政效率和政府公信力,今年底,睢寧還將啟動政府信用基礎數據庫建設。
      睢寧居民趙華告訴記者一個故事:“上次想買一個門面番有人告訴我可以申請查一下對方的誠信度。一查發現賣方上一年只是C級,和家人商量後放棄了購買,後來聽說那個門面房交易果然起了糾紛。”
      記者採訪中發現,很多睢寧老百姓對於這套體系表示支持。退休老人陳東生說:“這其實就是叫大家要遵紀守法,我看也沒啥大問題。現在這個社會,沒點強制性的約束,真是好人吃虧,壞人得利,而且還會惡性循環,不講信用的人越來越多。我覺得來點硬的很有必要。”
      目前,睢寧已對全縣所有具備完全民事行為能力的114萬人建立個人信用檔案,內容涵蓋個人基本信息、商業服務信息、社會管理信用信息等八個方面,共400多項內容。同時,建立了一整套個人、企業信用評估制度,按照“守信受益、失信受限”的原則兌現獎懲。
      程衛東說:“從運行四年的效果看,這套體系發揮了作用,居民誠信意識明顯提高,社會的風氣也有很大好轉。而且我們的誠信體系不僅對老百姓,企業、政府同樣在被監管之列。”
      據介紹,過去四年裡,有12家建築企業因誠信問題被“驅逐”出睢寧市場,還有18家建築企業被限制投標活動。而信用影響升遷這一條也成為很多領導幹部頭上懸著的達摩克利斯之劍。一位睢寧幹部就直言:“現在一點錯都不敢犯,小了說影響前途,嚴重的直接就會被‘拿下’。”
      專家:政府應最終退出公眾信用管理
      對睢寧做法認可或部分認可的百姓和專家都認為,目前社會信用缺失情況嚴重,睢寧能從一個縣的層面全面推進信用管理建設,難能可貴。
      中國人民大學輿論研究所所長、新聞學院教授喻國明認為,睢寧做法是對建立公民社會的一種積極嘗試。他同時指出,政府在這一體系的操作過程中必須引入更多的參與方,“比如建立一個監事會,吸收社會各界人士共同參與。無論是對某些指標的解釋和增刪,都要通過一個公共性機構,這樣就會比較平衡,公信力也會高一些。我認為,這應該是睢寧公眾信用管理未來發展的方向。”
      程衛東表示,睢寧方面設想的最終方向是培育信用服務市場,實現信用評價由第三方信用服務機構承憚形成比較完善立體多層次市場化的信用體系。
      睢寧縣委宣傳部副部長艾丹認為,睢寧以一縣之力建設信用體系還面臨很多困難。“主要是小環境與大環境脫節,失信企業在睢寧難以經營了,還可到其他地方去,這就減小了體系建設的作用。”
      程衛東表示,目前睢寧做法遭遇的很多質疑,很大程度上在於沒有更高層面的制度保障。“希望國家儘快立法,讓我們有法可依。”他說,“另一方面,信用管理平臺和體系建設和更高水平的信息技術支撐密不可分,需要和信息技術有更多的融合。”  (原標題:社會信用體系建設調查:是“道德綁架”還是“誠信創新”�
創作者介紹

Mraz

qy69qynwmt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